如何评影片《阿甘正传》?

评影片《阿甘正传》评影片《阿甘正传》

(一)、历史片

20世纪,渐渐远离的pansVIP视频一个时代刚刚擦肩而过,回望这个世纪蹒跚而过的足迹中,有太多记录关于那些年代至今赫赫的关键词。影片《阿甘正传》可谓美国当代文化的经典之作,它记录了pans视频全集20世纪下半叶发生在美国的诸多历史事件,其中包括:黑人民权运动、越战与反战、美国退伍军人问题、水门事件、中美乒乓外交、肯尼迪遇刺、猫王之死等。主人公阿甘凝聚了那个年代美国一般大众的国民性,同时也传播了某种思想意识,暗示某种理想的行为方式,这与美国人一贯对于财富和理想的价值观念传统是难以分开的,即个人英雄主义。影片作为对于历史的记录,为人们展现的是历史对于当时社会的影响和人们在欣赏之余的反思,而并不能作为对于历史的参考。“影片将‘科幻’与‘卡通’的风格和轻松自然的叙事杂糅在一起,以传统的好莱坞方式重新塑造了美国的历史和现实,使沉重的历史转化为一场充满喜剧和滑稽色彩的梦幻”(江晓雯,2004:36)。电影有精神安慰的作用,一旦观众将自身融入剧情,会有自己就是主人公的潜意识中的幻觉,如果观众与剧中人物相似的经历,这种精神上的快感和冲击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思想甚至行动,直至观众将其带出电影院,在日后发生潜移默化的效果,一直延伸汇聚至整个社会范围。对于95 年的美国观众,观看这部影片就等于回顾身后远去的历史,而这其中有太多让人不堪回首的东西,越战于反战、黑人人权、退伍军人安置、毒品、性解放和以“颓废的一代”为代表的社会价值观念,对于从那个年代走过来pans写真的美国观众,历史中消极的一面必然会在心底留下隐痛,“在这则寓言式的成人童话中,我们可以发现,它能够给观众带来典型的好莱坞式的精神安慰,使观众得以在想象中抚平历史的创伤”(江晓雯,2004:36)。如果说历史是严峻和冷酷的,那么导演罗伯特泽梅克斯(Robert Zemeckis)则试图以一种轻描淡写和对比的方式使人们重新审视那段历史。从某种角度而言,剧中人物的成长历程象征着美国50年代以来社会的发展阶段和社会思潮的转变:阿甘所代表的是美国民众一贯崇尚的个人奋斗的典型,体现着这个社会积极和正常的一方面,而珍妮所代表的是颓废、茫然和反叛的愤青典型,体现着消极和异常的一面。影片对于历史的解毒和影射其经典之处就在于,最终向阿甘回归的爱情对于珍妮而言是她对曾经荒废的生命的救牍,而阿甘坚韧的信念则代表美国80年代保守主义的回归和“新美国价值观念”的确立。本影片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阶段美国文化和历史的经典之作,不仅是因为他对历史的见证,还在于他对历史的“修正”。而影片剧本的叙事逻辑严谨,主人公阿甘直奔最后的目的地引导剧情展开,将一系列富有历史内涵的大事记串联在一起,勾勒出一副断代风情画。影片以符合大众口味的半喜剧基调演绎历史,堪称老少皆宜的文化大餐。“不难看出,作为美国精神文化标志之一的好莱坞对于美国的塑造功能是显而易见的。”(江晓雯,2004:36)。

(二)、爱情片


将此影片归属为爱情片似乎略显牵强,笔者认为这是因为几乎所有影评和大多数电影教材将其划分为历史片的缘故。但是纵观整个影片的剧情发展,阿甘对珍妮那份深藏心底的爱情是却是本片最明显的情节主线之一。阿甘与珍妮,一个是勇敢面对自己的苦衷(75的智商),一个是努力逃避幼年的阴影(父亲的虐待),相似的经历使他们互相依靠,从偶然相遇到形影不离,从一厢情愿到终成眷属,从失而复得到永远别离,阿甘始终在等待珍妮的情感中经历着他的心路历程。面对珍妮的叛逆和颓废,阿甘的宽容,屡次为保护珍妮而大打出手……导演从这个角度所塑造的同样是一个完美的、纯净的形象。而珍妮对于阿甘情感的回报可以总结为一个字:跑。无论是在学校里遭到同学戏弄时,还是奔赴越战前分别时的叮嘱,使阿甘养成跑步的习惯,偶然间弄坏了撑背,跑进大学校园成为橄榄球冠军,在战场上几次跑回轰炸区救回战友而获得国会勋章,以至于阿甘功成名就后珍妮从他身边出走,阿甘仍是以一贯的方式宣泄他对珍妮的思念,跑步横跨美国大陆,这一切的动机都是因为爱情,是阿甘对珍妮的那份执著的释放。导演在表现男女主人公间不同寻常的爱情时摒弃了一般的白描的平铺直叙,而是寓情于景,大雨间歇的夜空,高原平湖的雾色、海上的清晨,戈壁的黄昏,渔船的名字甚至深夜翻身时的一个眼神,无不维系着这个大智若愚的男人对于他所爱的女人日夜的思念。珍妮最后回来了,而阿甘要面对的却是永远的别离,影片最后珍妮墓前的飞鸟,是珍妮灵魂对阿甘的守望吧!

三)、特技片

影片在前期拍摄上似乎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但在后期制作在技术上却有很大突破,尤其是特技效果方面采用了电脑影像处理技术。影片的开场和结尾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片羽毛伴随着音乐调度场面,在开始时展开回忆,在插叙的结尾处与片头巧妙的呼应,为影片以羽毛的背景蓝天而结束。“制作者在蓝色天幕前拍摄了大约25个羽毛飞舞镜头,运用数字技术将他们和阳光灿烂的遮蔽背景组合在一起。一条极细的纤维丝线吊着一片羽毛,风扇将他们轻轻吹动,摄影机以每秒72格的速度拍摄,造成‘梦幻般节奏’的视觉质量。在镜头最后汤姆汉克斯从自己的鞋上捡起羽毛,是把真正的羽毛贴在他的脚上,与蓝色天幕上飘下羽毛的左后位置(也是阿甘捡起羽毛的位置)准确地匹配,在数字技术将人物动作和道具的落点天衣无缝合成的同时,数字技术也将汉克斯脚上那片真正的羽毛完全抹去。”(游飞、蔡卫,2001:451)
总的来说,影片不像一般的大片一样将特技运用的淋漓尽致充斥了镜头,显得与现实毫无干系,它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特技的运用着重于再现真实场面而非凭空捏造,使观众自然而然的接受。“《阿甘正传》中电脑影像处理技术的运用还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段落:(1)用穿着蓝色丝袜遮蔽拍摄,再加以电脑图像处理的方法,将四肢健全的演员加利希尼斯处理成为在越战中失去双腿的丹中尉,该段落让演员本人都感到不可思议;(2)在阿拉巴马大学橄榄球赛中,运用数字技术将单层看台体育场扩展成三层看台,将几十人的群众演员复制为成千上万狂热的观众,还用人群组成了‘加油’的巨幅字样。阿甘在林肯纪念堂前的反战集会上发表演讲一场算是故伎重演;(3)阿甘在中国参加乒乓球比赛时,那只魔幻般来回飞舞的乒乓球是电脑合成的,观众自然也是电脑影像。有趣的是,实际拍摄时把中国国旗挂颠倒了,而数字技术在电脑键盘上轻轻一点就将国旗纠正过来;(4)阿甘在白宫受到肯尼迪总统接见一场,同样是运用数字技术将演员和已被暗杀多年的前总统组合进一个镜头中握手并互致问候,其自然和谐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